42,虚惊一场

????“到现在才发现我没醉?你才后知后觉哟!”看着张琴一脸震惊的模样,王起心道,嘴上却说:“一般一般!我的酒量,也没有你想像的那么好啦!今天晚上跟你男友拼酒的时候,其实,我是做了弊的!”

????“啊,作弊?”张琴一声惊呼。

????“就是喝酒的时候,喝一半,吐一半嘛!你和你老公第一次敬我酒的时候,我是一滴不剩都喝了,后面的,我便开始踩假水了,不踩不行!所以,后面的那些酒,包括那三瓶老白干,我其实都只喝了一小半——你没见我身上的T恤,最后都湿完了么?就像在酒里泡了一样!”王起朝满脸惊奇的张琴眨了眨眼。他的“千杯不醉”总要有个解释,不然不好糊弄有心人。

????张琴完全没想到真相竟然会是这样!呆了好一阵,才伸出食指朝王起的胸前虚指了两下,有些愤愤不平的说:“王起,你好……阴险!真是一个大滑头!若是被仁俊晓得了,怕不是要气得吐血!”

????“哈哈!那你可得帮我瞒着,千万别告诉他!不然,你就不是送他海王金樽了,怕是要给他献血了!”王起哈哈一乐,极为畅快的道。

????张琴肯定是不会告诉自己男友的。她凝视着眼前这个恣意大笑的男生,只感觉好陌生,仿佛完全不认识了。就在这短短的大半个小时内,她亲自感受了王起的幽默,热情,大方,自然,以及那时不时冒出来的,让她进退失据,心脏怦然一跳的小坏!

????这还是她认识的那个王起么?那个虽然帅气,但却冷淡又冷酷,对什么事都漠不关心,对任何人,尤其是女生都爱理不睬的家伙么?眼前的这个人跟几年前的那个人,还是同一个人么?

????一时间,张琴有些疑惑了。

????不过,对方的这些变化,这种让她诧异的陌生感,她不仅不讨厌,反而十分的喜欢,同时不无遗憾的想,若是大一的时候,对方的性格能这么好就好了。

????张琴点点头,同意道:“肯定是不能告诉仁俊的嘛,不然那还得了?不过,即便如此,王起,你的酒量也相当不错了。”说到这里,张琴突然想起了一件往事,立刻双手叉腰,秀眉一皱,气势汹汹的瞪着王起质问:

????“王起,既然你的酒量这么好,为啥我第一次给你敬酒,你却只抿了一口?”

????“啊?你什么时候给我敬过酒哟?”王起一阵错愕。

????“你忘了?大一上学期,我们班第一次组织去古镇旅游,中午聚餐的时候,我向你敬酒,我都是一口干了,你却只沾了沾嘴皮,说什么不能喝酒,一喝就醉!你不知道,我当时好尴尬,好没面子哦!被李欢她们怂恿着朝你这位帅哥敬酒,你却毫不领情,连敷衍都不屑于敷衍!我长这么大,还从来没有受到过这种不尊重人的对待,当时一转身,眼珠子就落了两滴泪下来。真的是糗死了!”

????听着张琴“怨妇”似的叙述,王起隐隐记得了似乎是有这么一回事,刚上大学那会儿,好像是国庆节,留在学校的外地学生,为了打发无聊的时间,顺便加深班上同学间的彼此了解,班长谢志富组织男生寝室和几个女生寝室留守的女生,来了一次古镇一日游,中午还吃了饭,吃的是古镇特色,如果没记错的话应该是黔江鸡杂和毛血旺。但席间张琴到底有没有给自己敬过酒,自己是不是讨人嫌的“敬酒不吃”,落了班花的面子,他就不清楚了。

????“唉,看来还是孔老二说得对:唯女人和小人难养也!但这话或许应该改一下,改成:唯小人和女人不能得罪!不然,她会记你一辈子!”王起心道。

????不过,话虽如此,他也不是鼠肚鸡肠,是非不分之人,如果自己错了,该道歉还是会道歉。

????于是,王起便站了起来,双手抱拳,朝对面的张琴鞠了一躬,很诚恳的说:

????“我错了,大姐,我错了还不行嘛?改天有机会请你吃饭,我罚酒三杯——实打实的三杯,不踩假水!”

????“嗤——”一声嗤笑响起,张琴娇媚的白了他一眼,道,“去!什么‘大姐’?我又不比你大!至于吃饭……”说到这里,张琴瘪了瘪嘴,“算了,你一点也不诚恳!都不知道明天之后我还在不在江城,还请我吃饭!太假打了!”

????“我真不假打,也不会假打——我又不是李伯清!不过,张琴,你不在江城啊?那你找的工作单位在哪里?江城还是外省?”

????“看看看!说你假打你还不承认,连我毕业找的工作单位都不知道!班长前几天可是做了同学录每个人都发了的,上面电话,毕业去向都有。我就知道你留在了江城,明天就要去位于SW区上桥的宗鑫集团进出口公司报道。你说我说得对不对?”张琴盯着一脸尴尬的王起,有些“咄咄逼人”的质问。

????王起不由赧然心虚,不敢跟张琴对视。前两天,谢志富是发了一张班上的同学录给他,但他直接就叠好放到了早就打包好的行李箱中,并没细看班上同学的去向。王起咧了咧嘴,极不好意思的问:

????“呃,那个张琴,你准备去哪儿高就啊?这两天我有点忙,没注意看班长发的同学录。”

????“忙?忙着谈恋爱?”张琴的脸上忽然露出一丝暧昧的笑容,似笑非笑的看着他。

????这一问,却让把王起吓了一跳,心想,莫非前天晚上跟刘淼的“约会”暴露了?王起立刻本能的否认:

????“什么恋爱?都这时候了,我还找哪个谈恋爱?”

????张琴却盯着他的脸不说话,脸上的表情显得有些莫测高深。

????就在王起被张琴的盯视盯得发毛,浑身不自在,准备拿支烟来抽,掩盖自己慌乱的时候,张琴大有深意的说了两个词:

????“前晚,竹林。”

????“轰——”王起只感觉“五雷轰顶”,头脑一片空白,过了好一阵,混乱的脑海才恢复的色彩。他下意识的从兜里摸出香烟和火机,点燃,猛抽了两口,然而叹着气说:

????“前天晚上,我是跟刘淼去竹林坐了坐。但是跟什么谈恋爱毫无关系——你觉得可能不嘛?我再怎么饥不择……唉,算了,不能这么说,这么说对人家刘淼不尊重。总之一句话,和刘淼逛竹林,确有其事,至于说什么跟刘淼谈聊爱,你不觉得这完全是天方夜谭的事么?”

????王起知道,有些事情,不能完全承认——那就完了;也不能完全否则——人家也不信,而是要半真半假的说,或者要九真一假的说。王起不知道前天晚上张琴到底看到了多少,但想必不会太多,如果不躲在一边窥视到最后,绝对看不到他朝刘淼腰肢上伸的咸猪爪。

????想到这里,王起后怕的同时又是一阵庆幸:

????幸好刘淼当时拒绝了他,不然,万一被张琴看到他“兽性大发”把刘淼摁倒在竹林“大发雄威”的场景,那他王起王帅哥的一世英名就要尽毁喽!

????前天晚上,张琴跟覃仁俊也在学校的竹林内,准备谈一件对两人来说,都很重要的事。事情谈完后,她上了一次厕所,回来的时候便发现了在竹林内绕着圈的王起和刘淼,这让她大吃一惊,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:

????王起和刘淼,一个是系上的系草,她心目中整个工商大学最有个性,最有魅力的男生;一个是要身材没身材,要相貌没相貌,毫无特色的大众女?这怎么可能?

????大感吃惊,同时吓了一跳的张琴立刻躲进一旁的竹林,透过竹子间的空隙盯着远处的王起和刘淼,观察着两人之间的行为,发现,两人先是在竹林内绕着圈子,绕了好几圈,最后才在一个小亭子内坐了下来。整个过程,两人虽然肩并肩的走在一起,却并没有拉手之类的亲密举动。在小亭子坐下后,也是间隔了两三拳的距离,且一直没有任何亲密的举动。

????看来这里,莫名紧张了半天的张琴那颗紧张不已的心才落了下来。她担心偷窥久了被人发现,便给覃仁俊打了个电话,说肚子突然有些痛,她就不过来了,直接回寝室休息了。

????“呵呵,王起,我就是问一下,你那么紧张干吗?”见王起直接否认了和刘淼之间的关系,不知道为什么,张琴就感觉自己浑身轻松了很多。

????“你这乱点鸳鸯谱的,我能不紧张嘛?要是被不知情的人晓得了,我的一世英名还不被你给毁了哟?”王起朝张琴吹了口烟,白了她一眼,故作整定的说。

????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????PS:推荐推荐,收藏收藏,大家别忘了哟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