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王起穿上衣服,回到楼上开始冲凉。

????冲凉的时候,被温水一冲,突然感觉某个地方有点刺痛。他急忙低下头仔细一检查,这才发现“痛源”,原来是某处娇嫰的地方有些轻微的破皮了!

????“靠!这才几次啊,就荣光负伤了?”王起一声哀叹,不知道自己该得意还是失意。

????“看来,什么一夜七次郎,次郎之类的鬼话,真的是不能信的,不仅女的遭不住,男的也会遭不住的!”有了自己的“亲身经历”,王起终于可以为戳破某些道听途说的“流言”和“牛皮”了。

????冲了凉,又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,王起正准备下去,突然接到柳青打来的电话。

????“小七,赶紧打车到江北来。晚上一起吃烧鸡公,同事介绍的,听说味道霸道惨了!今天晚上的烧鸡公和之后的唱我请,明天下午和明天晚上的节目,你来安排,怎么样?对了,今天是七月的最后一天,你们宗鑫也应该发工资了吧?

????“还有一个好消息要告诉你,你嫂子下午亲去超市买肉和馅儿,包了一大碗饺子,到时候她会带过来,让我们几个尝鲜,嘿嘿,据你嫂子说味道很不错哟!”电话刚一接通,电话那头的柳青便噼里啪啦,快嘴快舌的安排起来。

????如果下午没有跟于文丽的那场“水r融”,“比翼齐飞”的欢爱之旅,王起肯定二话不说,打个出租就去江北“吃饺子,见嫂子”去了。

????现在,王起却开始犹豫起来。前一刻才跟于文丽发生了关系,他总不至于下一刻就拍屁股走人,跑到另外一个地方去嗨皮吧?

????把于文丽喊上一起倒是一个解决的办法。但是,刚才于文丽起床的时候,他发现对方似乎有点“不良于行”,从刘家港去江北,打车都有近一个小时,到了后找吃的,找歌的地方,肯定要走很多路,对于“不良于行”的于文丽,怕是一种折磨。

????而且,私下里说,他是不太愿意让刘敏,柳青和苏静娴,尤其是苏静娴知道他现在已经有了女朋友的事实的。这种事,当然不可能一直瞒着,他那位漂亮的苏师姐迟早有一天会知道的,但他却希望那一天能够来得晚一点,能拖一天是一天。

????他这种心态,当然要不得,有点“吃着吃着碗里,瞧着锅里”的意味,但人谁还没有一点私心呢?

????再说,他也没打算一直不带于文丽去见他的那些朋友,不现实,也不地道,他只是想晚一段时间,给彼此一点适应期和缓冲的时间。

????“呃那个呀,柳哥,今天晚上,我恐怕来不了。”柳青说完,王起犹豫了一下,有些支支吾吾的说。

????“来不了?咋来不了了?今天晚上又不让你掏钱,有啥来不了的?”柳青一愣,没想到王起那家伙会这样说,在他过去一两年的印象中,只要他一个电话,告诉那家伙有他师姐在,那家伙就从来没有拒绝过,不论多远多晚,都是“召之即来,挥之即去”。

????“不是钱不钱的问题。柳哥,认识我这么多年,我有跟你计较过钱的事情嘛?我也想来,只是,我这里出了点状况。”王起神思念转,想着无法赴约的借口,突然,他看到自己左手食指和中指上缠着的纱布,顿时计上心来,有了主意。

????“靠,啥状况?月经不调,还是白带增多你一个男人家家的,有鸡毛个状况啊?”柳青有些不满的道。他还要王起晚上过来给他打掩护呢,没有王起的掩护,他今天晚上跟刘敏“玉成好事”的难度,起码凭空要增加个两三倍!

????已经找到了借口的王起坐在椅子上,将一双大脚板伸到写字台的桌面,恣意的扭动着自己的两个大脚趾,不慌不忙的道:

????“是这样的,柳哥,我昨天在生产线上装沙滩车,因为走神,一不小心左手的中指和食指卷到传送带里面去了。医生喊我在家中好好修养几天。我现在是一出不得汗,二喝不得酒,所以,晚饭的饭局我就不来了。你替我跟嫂子,还有敏姐说声抱歉。等过几天我伤养好了,我一定到江北来负荆请罪,请嫂子,还有你和敏姐吃好的,届时大家不醉不归。”

????电话另一头的柳青愣愣的听着,消化着王起告诉自己的消息,过了好一阵,才冒了一句:

????“靠,你咋那么不小心?手指断没有?不会成残废了吧?食指断没断无所谓,中指最好别断,不然你这辈子会少很多乐趣唉,我跟你说这些干什么,你现在还是没经历过人事的毛头小子,跟你说你也不懂,等你哪天有了女人你就”

????柳青的话还没说话,王起一下子暴跳如雷,直接大吼一声,打断对方的话:

????“给老子滚!听到老子受伤都没句好话,还咒老子残废你r才残废呢!柳青,你还是人吗?一点同情心都没有!”王起一边骂,一边心头冷哼不已,气咻咻的想:

????“老子不懂?老子今天一个下午就把所有的理论和技战术全部实验了一遍,你说老子不懂?跟加藤鹰比,可能还可以说不懂,但跟你这个n相比,老子差的,不过是熟练度而已,花样,名堂不见得比你r少多少!假以时日,配上老子刻苦好学的钻研精神,以老子这双修长,细腻,还有力,连你老婆都赞不绝口的老天爷赏饭吃的美手,未必不能练成神之手,成为华夏的加藤鹰!届时,老子一根指头,你顶你r全部,你他妈就羡慕吧!”

????见到王起难得的怒了,而且自己刚才的话是有点不妥,柳青立刻道歉,说他不是那个意思,然后马上亡羊补牢的问王起的伤势严重不,要不要他喊上苏静娴一起到刘家港来看他。

????听了柳青自找台阶的话后,王起心头的怒火终于消灭了不少。

????“不用了,柳哥。不太严重,骨头没遭,就是指甲破了加软组织受伤,修养几天就好了。这个你可别跟师姐说,免得她担心。”王起又提醒起柳青来。

????当初他只是军训时受了点苦,苏静娴便“心痛得不得了”,“千里迢迢”打车过来给他送营养品,若是知道他“伤筋动骨”,那还不急得跟啥似的?

????小事情上,他不介意让她那为俏师姐关心关心,苏静娴的关心他会感觉很美,很温暖但真正大点的事,尤其是能够让对方忧心匆匆的事,他是不会对她那位俏师姐讲的,免得对方替他担心。

????见王起是真的有事来不了,柳青便只有遗憾的作罢了,让他好好养伤,不要考虑什么请客不请客的事后,便挂了电话。

????之后,柳青立刻就给苏静娴打了个电话过后,添油加醋的把王起的“惨相”和“倒霉”对自己的女朋友摆了摆。

????实际上,他早就对王起的那双连苏静娴都要“刮目相看”的美手“看不顺眼”了,而且颇为嫉妒,因为他知道他的这个“俏老婆”,是一个有着“洁癖”加轻微“恋手癖”的人。

????在身高和长相上,柳青自我感觉可以“秒杀”身边的任何人,包括长得不赖的王起。

????但是在王起的那双“巧夺天工”,“夺天地之造化”,找不到一点缺陷的“玉手”面前,他却根本不敢提什么“秒杀”的话,而且和他那双没什么特点,很一般的大众手相比,对方的那双靓手实在是太他妈好看了又长,又白,还很有力,不论指头的色泽,形状,还是指甲盖的形状,绝对是万里,甚至百万里挑一,堪称完美!他一个对手啊,脚啊,完全没感觉的人看了,有时候,都不禁有点怦然心动,想据为己有。

????现在,他一听对方的美手不小心破相,差点还“断手断脚”,柳青心头第一个冒出来的念头,根本不是什么问候和同情,反而是幸灾乐祸,爽快不已,直到王起发怒,他才幡然醒悟,感觉自己刚才的言语实在是有欠考虑,缺乏良心。

????不过,本着一惯喜欢踩人和洗涮人的天性,他并没有把王起要他对苏静娴保密的事情记在心上,反而一挂断电话,就迫不及待的给苏静娴打电话,向苏静娴明是报优,实则“报喜”去了。

????苏静娴一听王起的手受伤,还是被卷进了机器当中,“血肉模糊”,大惊,顿时感到天旋地转,手足冰凉。她已经完全听不到自己男友后面的话了,匆匆挂断,跌跌撞撞的跑回自己的闺房从衣帽架上取自己的小坤包,一边取,一边摸出手机给王起打电话。

????挂了柳青电话的王起正打算出门去楼下找于文丽发腻。

????现在的他,正处于跟于文丽的热恋当中,对才跟自己发生过关系的女人完全是一日不见,如隔三秋,即使不能真刀真枪的做什么,哪怕跟对方说说话,逗逗乐,偶尔抱一下,亲一下,也是一件说不出的美事。

????不想,他刚走到门口,正准备把门关上,又有电话进来。

????王起一看来电显示,顿时在心头破口大骂:

????“我草你柳青个祖宗哦!老子才千叮万嘱,你r转身就把老子给卖了。看来,以后有任何事情都不能对你r讲了!”

????。